52名中国男子被囚禁、奴役、强迫劳动长达数年

2019年01月19日澎湃新闻消息,

黑龙江省依安县人孙海达曾被强迫劳动5年,获救后在哥哥家居住。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与家人失联的5年时间里,90后孙海达是这样度过的:每天干苦力至少12小时,甚至连干两三个通宵;没有一分钱工资,不能与外界联系;不能喊累,更无法逃离。时刻为他准备的,是监工的拳头、木棍和铁钩。


今年28岁的孙海达是黑龙江省依安县人。和他一样遭遇的,还有另外51名男子。他们分别被四个犯罪团伙控制,先后被带至黑龙江和内蒙古的建筑工地、林场、工厂从事体力劳动,直到2018年4月底被警方解救。


2019年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系列刑事判决书显示,四个团伙的13名犯罪分子因犯强迫劳动罪,被一审法院分别判刑1年至6年。这四起强迫劳动案的52名被害人中,不少人是智障、聋哑、文盲、流浪人员,他们在遭遇诱骗、拘禁、殴打之后,被犯罪分子控制,失去自由和尊严,不得不长年累月进行重体力劳动。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到黑龙江、辽宁等地采访被害人,探寻事发工地,揭开这些“劳奴”的苦难一幕。


“劳奴”:每天干活至少12小时,有人累了歇息被打得吐血


辽宁省法库县人周刚曾被强迫劳动4年。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今年36岁的周刚是孙海达的工友,家住距沈阳约80公里的法库县内。2018年4月回家后,周刚一直呆在家里,偶尔跟父亲到附近的工地干些零活。家人忘不了他失踪4年后归来的模样: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看起来比他60多岁的父亲还老。


“我现在哪里也不敢去了。”周刚心有余悸地说。


过去4年,他去过了很多地方。他和一些工友去了黑河市北安粮库“扛麻袋”——卸货、搬运粮食,去哈尔滨的多个建筑工地干苦力,去大兴安岭采金银花,去内蒙古盖牛棚、锯木,还去了位于哈尔滨延寿县和双城区的化肥厂。


黑龙江强迫劳动案的一些被害人曾在化肥厂干苦力。他们得爬上十多米高的原料堆,将一袋袋化肥原料搬下来。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往返黑龙江和内蒙古的这段“旅程”,对周刚、孙海达他们而言,留下的是屈辱和苦难的记忆。


“天天干活,连过年那一天都没有休息。”孙海达说,他们白天除每顿吃饭的半小时,其他时间几乎没有歇息,经常干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有时甚至得通宵地干。
孙海达记得,在哈尔滨双城区的化肥厂,他和工友连续干活的最长时间是两天两夜。周刚则记得,在北安粮库扛麻袋时,他和一些工友曾连续干了三天三宿。


因为干得太累,孙海达有次在卸货时,没留意车上掉下的铁块,他后脑砸出了血,被送到医院治了一个多月,至今后脑留有明显的疤痕和凹沟。


超负荷的体力劳动,让工人们苦不堪言。但大家都不敢反抗——他们惧怕工头和监工的拳头,以及他们手上的木棍、铁锹。


裁判文书显示,多名被害人证实,工头李云刚手下的监工窦义坤,曾用一种叫“炉钩子”的铁具殴打过工人杨某、沈某,导致两人受伤出血;被刘振华等人控制的工人“老穆”,曾被“打得吐血”;从工地逃回敬老院的汤琐(化名),牙齿曾被打掉三颗,头部有五六道伤痕,两只脚磨出了水泡。


在被强迫劳动的5年间,孙海达经常挨打。他第一次挨打,是因为连续几小时扛一百斤一袋的粮食,累得坐在地上歇息。工头刘振华冲过来就踢了他几脚,边踢边骂。孙海达说,几乎在每个工地他都挨过打,被打的原因都是“不好好干活”。


周刚记得,他第一次被监工张文辉殴打,是因为起床迟了几分钟。在他印象里,另一监工王友打人“老狠”,有次把他打得鼻子出血,躺在地上抽搐。


周刚第一次抽搐,是在建筑工地砌砖时,他突然倒地,浑身发抖。后来,可能是体力透支以及精神上恐惧疲倦,他又发作了六次。每次工头会让他休息一两天,但从不送他上医院。


由于环境恶劣和超负荷劳动,不少劳工出现病症,但没有药吃,只能硬挺。


在哈尔滨双城的化肥厂干活期间,孙海达和十多名工友住在厂区附近的一间民房。孙海达说,2018年春节前的一天早上,寝室里一个20多岁的工友病死了,刘振华让他和几名工友将死者抬上一辆面包车,运走了。


周刚和孙海达都证实,在化肥厂干活的时候,有个“烧锅炉”的工友,姓王,50多岁,曾送往医院治疗,一天后死亡。“是我背他上车的,不知道是生病还是煤烟中毒。”周刚说。


不过,澎湃新闻发现,对于周刚、孙海达所称两名工友死亡之事,刘振华一案的刑事判决书里并未提及。


务工陷阱:包吃包住的“力工活”


当年离家外出找“力工活”时,周刚等人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劳奴”。


来自辽宁农村的周刚生活压力比较大。2008年他在一场车祸中受伤,住院昏睡42天才醒来。“从那以后,他脑子反应有些迟钝。”她的表姐告诉澎湃新闻,周刚妻子后来离家出走,抚养老人、孩子的重担都落在他的肩上。他除了干农活,还经常在农闲季节外出务工。


2014年4月16日,周刚去沈阳的长白劳务市场找“力工活”。此后四年,他没有回家,也未跟家人联系。他的父母发动亲戚朋友到各地寻找,上电视台播放寻人启事。可那四年,周刚像从人间蒸发一样,音讯全无。


他是被一个“老板”带走的。据周刚回忆,当年他在沈阳长白劳务市场呆了几天,和其他“站大岗”的农民工一样,在路边等候苦力差事。有一天,一个身材发胖的中年男子来到他们中间。后来他才知道这“老板”叫刘振华。


“他说工地上要人,包吃包住,每天140块钱,按月结工资。”周刚当时提出每年要回家两趟——他不放心家里的父母和7岁女儿,刘振华爽快答应了。于是,周刚和另外10名农民工随刘振华坐火车去了哈尔滨。他和4个工友被安排到市郊一处建筑工地。半个月后,他们被刘振华用面包车拉到了黑河市北安的一个粮库。


哈尔滨市人才市场附近的抚顺街,每天有上百名农民工在这里等“力工活”。刘振华等人曾来这里“招募”了不少工人。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在粮库的工地,周刚认识了已在这里干了大半年的孙海达。比周刚小8岁的孙海达,被骗来工地之前曾在农场和榨油场打工两年,都没拿到工钱,只好出走另找工作。


孙海达当年为了找事做,在哈尔滨火车站呆了五天。他说,当时身上没钱了,只能在车站一带乞讨。有一天,一个中年妇女跟他搭讪,还买盒饭给他吃,让他去工地干活,“有吃有住还有工资”。孙海达便跟她走了。


没多久,他被“转”给一个中年男子,那人正是“老板”刘振华。孙海达被直接带到黑河市北安粮库,和其他工友一起“扛麻袋”。


后来,孙海达、周刚一起辗转黑龙江、内蒙古多个工地,成为“难兄难弟”。和他们一起干活的,一般有一二十个工人,干的都是体力活。


这些一起干活的工友,大多和周刚、孙海达一样,被犯罪团伙从劳务市场、火车站等地骗过来。


比如被打断牙齿后逃跑的汤锁,原本在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区的敬老院生活了二十多年。2016年3月29日,他向敬老院请假去亲戚家,从此失去联系。刘振华在庭审时交待,他是在加格达奇火车站将汤锁骗走的。


裁判文书显示,一共有52名受害人被刘振华等四个犯罪团伙控制和强迫劳动。


其实,当年被带到工地没多久,孙海达、周刚就发现,所谓的“力工活”完全是场骗局——他们的工钱根本就没有指望。


在几十个工友中,周刚应该是拿到“报酬”最多的。他干活力气大,还会开叉车,受到工头刘振华的“器重”。四年里,他领到了第一个月的3千元工资,后来陆续领了2千元零用钱。其他工友,有的拿过30元、50元,有的拿过几百元,更多的人从没拿过钱。


“干了五年,一分钱都没给过我。”孙海达说,“老板”刘振华起初以各种借口不付工钱,后来则干脆不再解释。


在该系列强迫劳动案中,52名受害劳工大部分来自东北三省,有的来自江苏、天津等地,其中有些系智障、聋哑、文盲或流浪人员。比如刘振华一案的19名劳工中,就有3名聋哑人。这些劳工被强迫劳动的时间,长则五六年,短则两三个月。周刚和孙海达都证实,与他们一起干活的黑龙江人田海江,在工地劳动的时间有六年。
周刚告诉澎湃新闻,在一起干活的19人当中,他和孙海达是“最健全清醒”的,尽管他曾因车祸导致二级残疾,孙海达则几乎是文盲——只读过“三个一年级”。


逃跑和认命:失去自由和尊严的日子


周刚、孙海达和工友们拿不到工钱,而更令他们绝望的是,他们失去了自由。
在刘振华等人的控制下,工人们不能跟外界联系,只能日复一日地劳动。许多劳工想逃离,但他们首先得摆脱工头的监视。


被骗来的工人到了工地后,刘振华会在附近租民房,让十多个劳工挤在一个房间睡。他安排监工张文辉或王友同住一个院子,院里的铁门会上锁,钥匙均由他们掌管。


工人们干活的时候,刘振华和他手下的监工会在旁边监督。厂区的铁门一般也是上锁的,工人想逃离现场十分困难。


有一年,工人们被安排到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采金银花、挖山药。周刚以为找到了逃跑机会。


那天,周刚和另一工友在山上挖野生药材。趁监工没留意,他和那名工友往山下跑了40多里。周刚说,当时为了凑路费,他还扛着一袋药材,估摸着可卖得三百块钱。可就在山下卖药时,他和工友被“举报”。刘振华等人开车赶来,把他俩抓走。
被押回工地的周刚挨了一顿打。他记得,监工张文辉用铁锹殴打,致使他腰部受伤,痛了很长时间。


大概半年后,在化肥厂干活的周刚又尝试逃离。他从厂区悄悄出来,一路狂跑。可一小时不到,他就被开车追来的监工抓了回去。


性格相对懦弱的孙海达也逃过一次。那时他在双城的化肥厂干活,因为“不好好干活”,他被刘振华用木棍殴打得受不了。几天后,他瞅住机会,悄悄溜出化肥厂的厂区。他跑了大半天,来到哈尔滨市区。


那时天快黑了,又累又渴的孙海达坐在路边休息,被开车追寻的刘振华发现,抓了回去。


孙海达说,也有少数工友逃跑成功的,但他自己“运气不好”。他记得,刚被骗到工地不久,刘振华等人就以“办保险”为由收走了他和工友的身份证。大伙没有身份证,没有钱,只能听从摆布,日复一日地重复三件事:干活、吃饭、睡觉。


刘振华会安排人手给工人们做饭,不过伙食很差。孙海达记得,米饭倒可以“管饱”,但菜不好,几乎都是白菜、茄子类的蔬菜,难见肉腥,“跟喂猪差不多”。
“一个月吃一次肉,每人就吃一块。”孙海达的拇指和食指弯成一小圈,比划了一下。他说,到了后期,一月一餐的猪肉没有了,改成两月一餐的烤鸭,“两个月吃一次,两个人吃一只”。


刘振华偶尔会给工人带来一些破旧衣服和鞋子,但很少为他们买生活用品。孙海达说,那四五年刘振华只买过两条毛巾,给19个工人共用。大伙没有牙刷牙膏,“就是用水漱漱口”。


这群工人的劳作地点位于黑龙江或内蒙古境内,气温很低。可工人没有热水洗澡。在孙海达印象中,很多工友几年都没洗过澡。由于卫生条件不好,工人身上“长虱子”是常见的事。


孙海达记得,大家身上痒得难受,有时会将衣服脱下来,拿到煤炉边去烤,“一些虱子从衣服蹦到火炉里,烧得吱吱响”。


有一年,周刚实在“痒得受不了”,跑到工地附近一个水库,脱光衣服跳进刺骨的冷水里。他说,那是他四年里唯一的一次洗澡。


劳工生意:输送劳力到工地强迫劳动,有劳工变成监工


周刚、孙海达们苦难经历的背后,是刘振华等四个团伙的“劳工生意”。


1976年出生的刘振华是黑龙江省克东县人,曾因介绍卖淫和协助组织卖淫先后被判过两次刑,2008年刑满释放。大概从2013年起,刘振华伙同他人干起了强迫工人劳动、赚取劳工血汗钱的“生意”。


裁判文书显示,2013年至2018年4月,刘振华伙同他人在哈尔滨的劳务市场、火车站等地,以欺骗手段招募工人,并纠集王友、张文辉等人,通过扣押身份证、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强迫周刚、田海江、孙海达等19名被害人到黑龙江、内蒙古等地劳动,拒不支付报酬,获得赃款30余万元。


2017年7月至2018年4月,另一团伙的主犯李云刚将骗来的9名劳工交给从犯窦义坤管理,强迫他们到齐齐哈尔、哈尔滨等地劳动,其中7人在案发前被马德太安排到化肥厂劳动。此案李云刚等人非法获利13万多元。


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被告人辛天武伙同金玉明、辛光强等人,强迫12名被害人劳动,获得赃款30余万元。


2014年至2018年5月,被告人王彦伙同郝广杰、赵玉辉、麻晶,强迫12名劳工从事超负荷体力劳动,获得赃款10余万元。


上述四个团伙中,前三个团伙均曾安排劳工到哈尔滨市双城区的化肥厂——那是周刚、孙海达等人被强迫劳动的最后一处工地,距哈尔滨市区约70公里。


哈尔滨市双城区的化肥厂是周刚、孙海达等人被强迫劳动的最后一处工地。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2019年1月7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这家化肥厂——哈尔滨中哈高科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哈高科)。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这家私营企业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100万元。该公司官网称,这是一家集化肥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专业肥料企业。


澎湃新闻记者在厂区看到,一些工人爬上十多米高的原料堆,将一袋袋原料搬下来,由叉车运到车间加工。这正是以前周刚、孙海达他们干的活。


中哈高科负责人张立伟介绍,2017年12月,化肥厂将劳务承包给一个叫邢军国的包工头,“按市场价承包,我们一分钱都没拖欠”。


事实上,邢军国除了自己带些工人来干活,还将一些劳务分别包给刘振华和马德太。“工钱都付给了他俩,半个月结一次。”邢军国称,他是案发后才知道,刘振华和马德太非法控制工人且不付工资。


案卷资料显示,犯罪团伙之间有时根据用工需要,以每人数百元或上千元的价格“买卖”劳工。


这些犯罪团伙在强迫工人劳动的过程中,限制人身自由是常用的手段。王彦、郝广杰犯罪团伙曾将十余名劳工先后带至宾县和齐齐哈尔市的民房,锁门不让其外出,限制工人人身自由达30余日。


这一系列强迫劳动案的犯罪团伙,均被法院认定为“恶势力”:在劳动用工行业形成恶势力组织,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在劳务市场、火车站等地以欺骗手段招募工人,以暴力、威胁和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他人劳动,其行为构成强迫劳动罪。


包括主犯刘振华、李云刚、辛天武、王彦在内的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刑一年至六年并处罚金。其中,王彦、刘振华、李云刚分别被判刑六年、四年、三年六个月。
在这一系列案件中,9名从犯里有4人曾是被强迫劳动的工人,后来在工头威逼利诱下变成监工或打手。比如长春人麻晶,自己在劳动中曾被机器削掉小拇指,两根手指骨折,导致十级伤残。后来,他成为王彦雇佣的监工,经常殴打工友。


庭审时,公诉人指出麻晶等人成为主犯帮凶的“可悲”:“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


回家:52名被害人脱离苦海,有人忘记自己是谁


黑龙江这四起强迫劳动案的犯罪团伙,是因为一名工人的出逃,才浮出水面。


2018年4月底的一天下午,正在干活的孙海达看到几辆警车开进了化肥厂工地。有警察拿着喇叭喊,让所有人停止生产,配合调查。


孙海达、周刚等人被奴役的苦难日子,终于熬到了头。


“救”大家的,是一位姓沈的工人。52岁的沈某是江苏人,他和一些工友被工头李云刚安排到中哈高科劳动。2018年3月27日,他从化肥厂工地逃出来,沿着铁路沿线逃跑。幸运的是,他被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双城堡派出所的民警发现。


同年4月24日,经黑龙江省公安厅指定,哈尔滨铁路公安局侦办这一系列强迫劳动案,称为“4·24强迫劳动案”。随后,系列强迫劳动案四个团伙的13名成员归案,他们分别来自黑龙江和吉林。同年12月上旬,四起强迫劳动案先后在哈尔滨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当月底,法院陆续作出一审判决。


2018年12月11日,被告人刘振华、王友、张文辉在哈尔滨铁路运输法院受审。庭审视频截图


奴役工人的犯罪分子得到惩处。另外,周刚、孙海达等人被强迫劳动的最后一处工地——中哈高科,事发后曾停产接受调查,目前已经恢复生产。该公司投资人张立伟说:“我们现在汲取教训,用的都是正规劳务公司的工人。”


然而,对于饱受苦难的劳工们来说,他们身体和心理的伤疤,短时间内都难以消弭。


52名劳工被警方解救后,其中一些智障者和聋哑人说不清姓名和住址,民警只好通过提取指纹、对比DNA等技术手段,确定其身份。此后,有的被害人被家人接回家,有的通过救助站送回原籍地。


2018年4月26日,失踪4年的周刚回到沈阳法库的家中。母亲抱着他痛哭了一场,11岁的女儿则不认识他了。父母以为周刚已不在人世,那段时间正为他女儿申办孤儿证。


周刚母亲记得,当时回到家的周刚穿着破烂,身形削瘦,“胡子拉碴,乱蓬蓬,看起来比他爸还老”。


周刚父亲告诉澎湃新闻,周刚回家后还发生过三次抽搐,“每次抽三四个小时,口吐白沫”。周刚父亲介绍,医生认为周刚大脑受过刺激,需要慢慢恢复。


2018年5月24日,孙海达被送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依安县救助站,他的姨父把他接回了乡下家中。孙海达被强迫劳动五年,加上此前外出务工的两年,已经七年没回过家。


采访中,孙海达和周刚的家人都表示,想请律师起诉刘振华等人,讨回几年来被侵吞的劳动工资。


“真是太遭罪了。他现在谈到这事还常常流眼泪。”孙海达的嫂子邵珠梅说,弟弟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记不起他自己的名字,“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二十五”。


孙海达告诉澎湃新闻,“二十五”应该是他这些年在工地干活的工号。不过,据周刚介绍,他们并没有工号,“老板说他不识字,傻傻的有点‘两百五’,就叫他二十五,后来大家都这样叫他”。


从2013年到2018年,与外界失联的那五个年头,孙海达几乎没听过自己的名字。慢慢地,他只记住了“二十五”。

链接:澎湃新闻

2019年1月14日

评论1评论2评论3评论4评论5评论6评论7评论8

点击量:4332

52名中国男子被囚禁、奴役、强迫劳动长达数年》有1个想法

  1. 高奇 2019-01-19
    判得太轻

    独沂无二 2019-01-19
    这些人判的太轻了,是黑社会犯罪,应严惩。

    岁月无痕,烟自多情 2019-01-19
    朗朗乾坤还有类似多年前的山西黑砖窑奴役事件发生,不可思议!如此泯灭人性的行为,如此轻判,有辱法治!!

    伍碧华 2019-01-19
    这应该判死刑

    Iamaxia 2019-01-19
    判决畸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