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经济为什么失败,民粹主义又为什么不能削减贫困?

任何对拉美经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感兴趣的读者,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的新书都不应错过。没有人比爱德华兹教授更了解拉美。对于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应该避免的,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可以从拉美的经验中获益良多。——马丁·费尔德斯坦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

《掉队的拉美:民粹主义的致命诱惑》

内容简介

拉丁美洲的政治经济史是一部悲喜交加的戏剧。该地区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 18 世纪初,其繁荣和富足不输于欧洲国家和美国,但此后深陷中等收入陷阱,迄今未有根本改观。 该书在梳理拉美经济发展史的过程中,剖析该地区因何从繁荣走向衰落。作者认为,民粹主义政策盛行是拉美缓慢而持续衰退的一个重要原因。长期以来,拉美国家的政客利用民族主义和平等主义,强调收入分配,对外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对内实施严格管制。这种民粹主义政策的结果就是经济扭曲,效率低下,最终牺牲的不仅是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还有民众的收入和福利。作者警示,民粹主义政策如饮鸩止渴,拉美要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可持续繁荣,唯有打破民粹主义的恶性循环,切实推行进一步的市场改革。

作者简介

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Sebastian Edwards) 1953 年出生于智利,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现为该校管理学院国际经济学 Henry Ford II 讲席教授。他长期关注拉美经济问题,曾于 1993 年至 1996 年担任世界银行负责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首席经济学家。作者自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撰写了大量关于拉美经济增长与发展的论文和专著,是本领域的国际知名学者。

书籍摘录

第八章 新世纪的民粹主义、新民粹主义与不平等(节选)

在经历了 20 世纪 90 年代和 21 世纪初的危机和失落之后,拉美成为民粹主义政客的沃土。“华盛顿共识”和国际机构,尤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被认为应该为失业增加、工资下降、更高的贫困率和货币崩溃承担责任。在整个地区,民粹主义政客抨击全球化、市场、竞争和资本主义,他们认为要改善社会状况,减少贫困,国家在经济事务中的作用必须显著加强。在许多国家,新当选的政府将外国公司国有化,高筑贸易壁垒,扰乱商业活动,为显示更低的通胀率而篡改官方数据,商业管制更为僵化, 征收高额的出口税。

民粹主义在拉美不是新鲜事。历史上民粹主义政权的例子包括巴西的热图里奥·瓦尔加斯(Getulio Vargas)和若昂·古拉特(João Gourlart)、阿根廷的胡安·多明戈·庇隆、智利的萨尔瓦多·阿连德、墨西哥的路易斯·埃切维里亚和何塞·洛佩斯·波蒂略、尼加拉瓜的丹尼尔·奥尔特加和 20 世纪 80 年代的桑蒂诺主义者、秘鲁的胡安·贝拉斯科·阿尔瓦拉多(Juan Velasco Alvarado)和阿兰·加西亚。所有这些时期实施的都是不可持续的财政扩张、货币宽松、保护主义和政府干预的政策,以实现收入和财富的再分配。它们最终都以恶性通胀、高失业率、低工资和严重的货币危机收场。例如,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在阿兰·加西亚的第一个任期(1985—1990年)内,秘鲁经通胀调整的工资降幅超过 60% 。在桑蒂诺执政时期,尼加拉瓜的工资暴跌达到令人震惊 的80% 。在阿根廷、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巴拉圭和委内瑞拉等国,新民粹主义与其历史表现在某些方面有所区别,如民粹主义领袖获得权力的方式,目前这批人是通过赢得民主选举上台的。

在继续论述之前,有三点内容需要依次澄清。

首先,在设计经济政策时聚焦于社会状况无可厚非。相反,考虑到这一地区令人沮丧的社会历史状况,任何经济发展的宏伟蓝图或者方案以减少不平等和贫穷为目的,不但是合理的,甚至是必需的。问题不在于强调社会目标或目的,而在于采用的政策从长期来看是不可持续的,虽然它们在短期让人欢欣鼓舞,但之后就会导致经济停滞、通货膨胀、失业上升和工资降低。这些政策没有改善穷人的生活,反而使其更加痛苦和失落。

其次,民粹主义不为左派独有,实际上右派的民粹主义也是完全可能的。不过事实证明,拉美地区的民粹主义运动大多是由左翼和倾向于民族主义的政客领导的。

再次,并非所有的中左翼政府都会追求民粹主义政策。实际上在拉美地区,与乌戈·查韦斯和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并存的是新一代的现代左翼政客,他们的目标不是推翻 20 世纪 90 年代的改革,而是对这些政策进行调整和修正。具体而言,他们的目标是有效增加社会支出,实施现代监管体制以促进竞争,避免导致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那种过剩,将公共投资作为吸引私人投资的催化剂,引入避免本币人为高估的汇率机制。这些被墨西哥政治学家豪尔赫·卡斯塔涅达(Jorge Castañeda)称为拉美“现代左派”的领导人承认有必要利用全球市场,完全理解低通胀的益处。他们也承认创新是增长与繁荣的源泉,而且市场通常为指导投资决策和促进生产率提高提供正确的信号。即使身处 2008 年全球危机的余波之中,这些现代左派政客,如巴西的卢拉、智利的米歇尔·巴切莱特和乌拉圭的塔瓦雷·巴斯克斯(Tabaré Vzquez),并不愿意实施保护主义政策或者逆转 20 世纪 90 年代和 21 世纪初的改革。

民粹主义和新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语含贬义。长期以来,政客用这个词败坏竞争对手的声誉。这个词的含义如此负面,以至于我所知道的政治家没有一个人自称是民粹主义者。那么,民粹主义到底是什么?民粹主义政体的特征是什么?它的意识形态根源和主要政策又是什么?在定义民粹主义时,政治学家和历史学家通常是指由性格强硬、魅力非凡的个人领导的政治运动,这些人对民众的吸引力来自以激烈言辞讨论不平等产生的根源与解决之道。他们的演讲以“人民”利益的名义,反对寡头政治、大型企业、金融资本、工商部门和外国公司。在一本关于拉美历史的畅销书中,埃德温·威廉森(Edwin Williamson)将民粹主义定义为这样一种现象,即“一名政客许下广泛的承诺,为较底层民众提供更多的福利和让步,以获得民众的支持,借此赢得政权……民粹主义领导人没有关于社会变革或经济改革的条理清晰的方案”。

政治学家保罗·德雷克(Paul Drake)认为,民粹主义者使用“政治动员、不断重复的花言巧语和精心设计的口号来煽动群众”,并利用包括工人阶层和相当一部分中产阶层在内的不同群体构成的同盟。他注意到民粹主义的方案“常常通过扩大国家的积极干预,借助改良式的再分配措施使工人融入加速的工业化进程,以此回应发展落后的问题”。

民粹主义领导人在行动时通常不囿于传统的政党范畴,而是直接求助于民众对特定政策的支持。政治学家强调的传统民粹主义的其他特征还包括:中下阶层的联盟,毕竟,这些人才是“人民”的核心;偏向城市的言论和政策;对代议制民主即使不是公开蔑视,也抱有矛盾心理。实际上,拉美地区大多数民粹主义盛行的时期,都表现出威权主义的倾向。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按照麻省理工学院的鲁迪·多恩布什和我在 1989 年所做的分析,将民粹主义定义为一系列经济政策,它们旨在通过不可持续的高额财政赤字和扩张性货币政策,以及在生产率没有显著提升的情况下提高公共部门工人的工资水平,进行收入再分配。多恩布什和我还指出实行民粹主义宏观经济政策的各个时期,总是以欢欣鼓舞开始,以快速的通胀(有时是恶性通胀)、更高的失业率和更低的工资水平结束。这些政策屡次终食恶果,伤害了那些他们本应该偏向的群体,即穷人和中产阶层。

1952 年,阿根廷的庇隆给新近当选总统的智利退休将军卡洛斯·伊瓦涅斯·德尔·坎波(Carlos Ibañez del Campo)写了一封信,其中极为精准地概括了传统民粹主义在财政方面的特征:

我亲爱的朋友,对于人民,尤其是对于工人而言,无论给予他们多少都是有可能的。当你似乎已经给他们太多了,请给他们再多一些。你会看到结果的。每个人都会拿经济崩溃的幽灵来恐吓你。但是这些全都是谎言。没有什么比经济更有弹性,每个人都如此惧怕它,因为没有人能理解它。

经济学家丹尼尔·卡尔博内托(Daniel Carboetto)清晰地描述了民粹主义者的经济策略,及其对基本的财政预算和经济学原理的漠视。他在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为秘鲁总统阿兰·加西亚提供建议。与几个世纪以来各国大量的历史经验相悖,他坚称慷慨的财政援助和超大规模的公共部门赤字会降低而非提高通胀。他写道:

如果必须用两个词概括 1985 年 8 月以来政府采取的经济策略,那就是控制(指控制价格和成本)……和支出,把资源转移给最贫穷的人,使他们增加消费,为增加的产出创造需求……即使以财政赤字为代价,财政支出也势在必行,因为如果这一赤字将公共资源转变为最贫困人群增加的消费,他们就会需要更多的商品,这会降低单位成本,因此这种赤字并不会导致通货膨胀。

正如鲁迪·多恩布什和我在 1991 年的著作中指出的,从历史上看,民粹主义时期有一条共同的线索。在开始阶段,民粹主义决策者以及广大民众对经济表现极为不满;存在一种强烈的情绪,认为一切可以变得更好。在大多数情况下,由于之前为降低通胀或从严峻的货币危机中复苏而做出的努力,该国会经历温和的增长、停滞或者彻底的萧条。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方案,这种以前经常实施的稳定政策(虽然未必总是如此)会导致较低的增长速度和生活水平。另外,高度的不平等也为采取一个完全不同的经济方案提供了理由。先前的稳定化通常会改善财政预算和贸易平衡状况,足以为短期的快速扩张计划提供一定程度的融资空间。当然,获得有效资金,在短期内有可能实施慷慨的财政援助,并不意味着这是一条明智的前进道路。一旦上台,民粹主义者就会明确抵制他们所谓的“保守主义的教条”,忽略对公共部门支出和货币扩张的任何形式的制约。传统思想强调的赤字财政的风险,被描述为过分夸张或者毫无根据,请回想一下庇隆给伊瓦涅斯·德尔·坎波的信,就知道我所言不虚。按照民粹主义决策者的观点,财政和货币的扩张不会导致通胀,因为存在闲置的生产能力,而且通过价格控制总是可能压缩利润空间。

民粹主义周期:从欣喜到悔恨

拉丁美洲大多数传统的民粹主义经历可以被归纳为可以预见的四阶段周期。在第一阶段,民粹主义决策者的诊断和处方得到了充分验证:高增长、高实际工资和高就业率,他们的政策似乎极为成功。普遍的价格控制确保通胀不再是个问题,短缺现象也由进口得到了缓解。存货的消耗和购买进口商品的资金,通常来自外汇储备或暂停支付外债。这种做法满足了需求的扩张,而且对通胀几乎没有影响。

在第二阶段,经济遭遇瓶颈,这部分是需求膨胀的结果,部分是由于外汇的短缺越来越严重。这时,货币贬值、外汇管制、保护主义以及允许价格反映商品真实的稀缺性,势在必行,同时外汇黑市规模越来越大。通胀显著增加,但是由于自动调节机制的作用或者政府加强管制,工资止步不前。由于对食品、公共服务和交通等基本品和外汇提供广泛的补贴,财政赤字急剧恶化。

在第三阶段,普遍的短缺、急剧加速的通胀和资金外逃是崩溃的前奏。为了免受通胀之苦,消费者避免使用本国货币,外国货币成为更受偏爱的交换媒介。由于税收明显下降而补贴成本增加,算赤字急剧恶化。政府企图通过削减补贴和货币贬值来控制通胀,稳定经济。经通胀调整的工资急剧下降,政策变得极不稳定。

最后,第四个阶段是灾难之后的清理工作。新政府通常会采取正统的稳定政策,在很大概率上会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制订的计划。当该计划被全面执行之后,收入,特别是社会中较为贫困的那部分人的收入,会显著低于整个周期开始时的水平。这一下降不是暂时的,因为这段时期的政治动荡与愈发严重的经济失衡将导致投资减少和资金外流。经通胀调整的工资下降基于一个简单的事实:资本可以跨越国界流动,可以离开一个混乱的国家,但是劳动不可以;资本可以逃离糟糕的政策,但是劳动会深陷其中。民粹主义政策最终的取消,通常伴随着重大的政治变革,包括暴力推翻政府。中产阶层倾向于支持这些发展,因为通胀和经济混乱都是由民粹主义政权带来的。

题图为查韦斯,来自:维基百科

链接:好奇心日报

2019年7月12日

点击量:54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