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瑞典警方执法中国游客事件舆论观察

李向帅的围脖 发布于 2018-09-20 

​​近日,中国游客瑞典游遭警方粗暴对待一事,在网上持续发酵,网民争议较为热烈,观点较为多元。消费者境外权益保护、警察执法方式、官方高调介入等,触及了当下网络舆论场的诸多要素与痛点,使得该事件成为最具代表性的公共事件之一。


舆论发酵快于事实呈现

该事件自引发舆论关注以来,舆论态势一波三折,各种网友自媒体自行“脑补”的消息漫天飞,舆情甚至出现几度“反转”。尽管事实也在逐步补充,但截至目前,核心事实依然缺失。

媒体人熊志在光明日报撰文称,“目前整个事件的细节依旧不算清晰,流传出的视频只是片段,曾先生和酒店如何交涉也是未知”。香港文汇报北京新闻中心执行总编辑@凯雷从“事实、报道、舆论”三维观察框架出发,认为该事件事实被放过了,“肇祸者是酒店,大家放过了它,一上来就直取舆论首级,放纵了这个世界真正的坏人。”

“弱者有理”印象遭到质疑

弱者形象有效塑造并由此占据道德制高点,进而引发舆论声援,几乎是舆论场的一个定律。但在此次事件中,弱者并没有营造出有理的印象,拥有外来人、消费者、老人等诸多弱者标签的曾先生一家三口的遭遇,并没有获得舆论的谅解,反而其“坐在地上大哭大喊”的形象引发了不少网民的批判,被认为“戏精”“丢人丢到国外”,甚至被上升到国民性的高度。

▲电视媒体人@陈生大王微博截图

▲电视媒体人@陈生大王微博截图

电视媒体人@陈生大王称,我们存在“以闹取胜”的国民风气。在这种风气下,“不论舆论还是官方处理,你必须谅解老人、小孩、孕妇以及其他任何弱势群体,即使他们在侵害你的利益。他们越是卖弄自己的弱势,越是情绪激动,你就越是要让着他们。官方也只想尽快完成工作,而非主持公义”。两天时间,该微博转发已经超4.3万次,点赞数超过3万。

警察暴力获得有条件认可

瑞典警方的“粗暴对待”无疑是本事件中最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究其原因,则在很大程度上仍与国内涉警舆情的舆论环境有关。

有评论文章引用唐映红老师的一句话——如果中国警察能对无理取闹的人及时强制带离,中国社会是不是应该更和谐,而不是更狗血?——形象地表现出了国内警察执法时面临的困境。“执法需要人情,但更需要守规矩”“不是瑞典警察侮辱你,是你自取其辱”等极具代表性的看法,似乎对瑞典警方的“粗暴对待”颇有嘉许,因为矫正了上文提及的“国民性”之弊。正如网民@大如欣宾称,这是中外文化不同的结果,在中国不管对错,一哭二闹三上吊就会赢,在国内用惯此方法到国外也会用,不料在法治国家这套根本不灵。

▲网友微博截图

▲网友微博截图

这种对瑞典警方的理解,被胡锡进批评为“连瑞典这样的北欧小国都能给他们当精神上的爹”。这种批评或失之于简单化和标签化。实际上,网络舆论场对警察暴力(更不用说粗暴对待)的使用已经拥有了更大的包容度。警察本是暴力机关,对于涉警舆情,舆论关注点已经呈现出从对暴力极度敏感向理性反思暴力使用方式和限度的转变。换言之,只要在法律框架内且有效处置了现场事件,这样的暴力正在获得网民认可。

不少网民认同权利义务一致原则

▲@瑞典驻华大使馆微博网民评论截图

@瑞典驻华大使馆微博网民评论截图

中国游客瑞典游遭警方粗暴对待一事中,指控曾先生一家的网民,多认为其“贪小便宜”,而其他指控“不遵守规则”“提出过分要求”“撒泼碰瓷”“恶人先告状”等(参见@互联网信徒王冠雄的微博)也可以归结到“贪小便宜”这一点。

支持者则更多的是从国民权益保护的角度辩护,甚至一度激发网民的民族主义情绪。双方的诉求点存在着理与情、法与德的内在冲突。从舆论发酵态势看,国民权益的保护,离不开具体情境;找准理与情、法与德的内在一致性,才有利于推动国民权益保护。

这种一致性,我们认为,就是权利义务一致原则,越来越多的网民正在认同这一原则。最具典型的事件就是2016年7月发生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该事件中网民的关注点已经不是涉事主体的权利,而是涉事主体的义务——遵守规则的义务”。这种几乎“一边倒”地对弱者(受害人)提出义务要求,在以往事件中比较少见。

▲百度贴吧页面截图▲百度贴吧页面截图

2017年3月26日,南京南站,一男子跳下站台越轨死亡,并没有获得网民同情。今年7月13日,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宣判,驳回家属索赔80万的请求,被认为“公平公正,体现法治思维,应该点赞!”

▲博主@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微博评论截图▲博主@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微博评论截图

近日,浙江有一小伙见义勇为扶老人反被讹,该小伙对自己的遭遇愤怒不已,表示要起诉,不少网民跟帖声援。此次曾先生一行在瑞典引发舆论风波,网民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这些事件的风格。​​​​

链接:新浪微博

2018年9月20日

点击量:7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