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清川评贸易战:可能我们之前了解的是一个假美国

2018年8月12日,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 连清川

外人做垮了,干一届滚蛋,所有黑锅都是他的;干好了,所有的建制派都是支持者,各自捞到政治资本。

中美之间的贸易纷争已经打起来了,这是实锤,不是试探。美国已经撇开了中国,独自与欧洲和日本形成了零关税贸易区,双方互相给对方的进口产品增加惩罚性关税,如果这都不算打起来,什么才算?

这也许还不是最糟糕的。美国通过和欧日之间的贸易协定,已经形成了对中国的包围,这显然不是短期的,而是持久战的思路。

这一切似乎都由来无自,都发生在特朗普上台之后。从克林顿上台的1992年开始,中美之间的关系一直不但是贸易伙伴关系,甚至是朝着“战略伙伴”的关系在走,无论是共和党总统还是民主党总统,这个趋势几乎没有变化。

美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吗?不是三权分立吗?不是有新闻监督吗?他们怎么能由着特朗普如此瞎胡闹而不加管束呢?特朗普下台,贸易摩擦就结束了吧?

对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真实性存在幻想,或者认为这只是短期置气,这是一种在中国弥漫的几乎普遍误解,其中包括了大量的专家学者和企业主。

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读懂美国,包括中国很多所谓的国情研究专家。

民众

美国人不懂中国。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中国人也不懂美国。

不要以为你看了那么多的好莱坞电影,或者是美剧,或者是天天听Katy Perry,你就懂美国了。你知道美国中产阶级的日常生活是如何的?你知道他们的小区是如何运作的?你知道他们学校里老师和学生是如何互动的?你知道他们的示威游行是如何组织的?你知道他们的警察平时是如何执法的?你知道他们街头的免费报纸是如何派发的?甚至,你知道他们在酒吧里面是如何喝酒的?

如果你不曾深入社区、教会、公司、NGO、学校……你所知道的,就是一个假美国。

所以,一样的,普通美国人,都不懂中国。他们所知道的中国,是媒体、书籍、影视、专家眼中的中国。

▲美国媒体代表——时代华纳(图/图虫创意)

不幸的是,美国的媒体要关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law & order,首先是美国,法律和秩序,政治,社会,小女孩的失踪,辛普森的谋杀,超级碗的明星。然后,是犹太人,然后是中东,然后是ISIS……,中国,除非重大事件,基本上都在版面的后端位置。

中国人以为自己已经是超级大国了,在美国的报端,中国还是3版以后的新闻。

你进入到任何一家书店,在几百个按标签分类的书架上,中国大概占1/3个书架,往往还是和日本共享一个(值得安慰的是,韩国或者印度甚至连标签都没有)。而科幻小说或者是厨房技巧,一般都有两三个书架。

电影?很抱歉哦,主流影院的排片里是不可能有中国电影的,中国的大片,像《战狼》什么的,那根本是院线看不上的东西好吗。要找中国电影?去独立院线吧,就是小众电影播放的地方,一般几百个座位,拥趸还是有的,就那么一小撮。电视剧根本不用说了,只有华人的频道才有。

基本上这就是美国人了解中国的所有渠道了。相信所有的美国人对于中国都是如雷贯耳,但是你知道他们最熟悉的东西是什么吗?Chairman Mao(毛主席),Tao(道),Fengshui(风水)。差不多了。

但这没关系啊。2008年的美国人也就懂这些。那么是什么改变了呢?

美国人所生活的局势。2018年的美国和2008年的美国不是一个美国。

▲纽约金融中心华尔街(图/图虫创意)

美国人当前主要的心态有三个:

其一,反思全球化。

事情的变化就是从2008年开始的。次贷危机不仅仅是一个美国国内的问题,而且是全球问题。次贷危机戳破了克林顿-戈尔的新自由主义经济体系,也就是,试图依靠全球化的产业链分工,为美国奠定全球生物链顶端的位置,从而使美国享有全世界的贸易利益和科技红利。

可是这个全球化是一厢情愿的全球化,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全球化的参与者都在向上游游动,美国的资本外流和服务、制造业外流,使美国虽然在互联网经济和科技产业稳居世界顶端,但是下层失速,导致贫富分化加剧,中产阶级困窘。也就是说,下盘不稳。汽车、钢铁、服务业,这些基础产业快速崩溃,是和全面全球化之间相互矛盾的。

美国还没有强大到,或者说,从根本上,它的国家规模和人口规模,就无法支撑一个完全依赖互联网和科技的发展模式。托马斯·弗里德曼式的全球化祭师只看到了美国的一面。

只有右派的亨廷顿早就发出了醒世恒言,美国将不是美国人的美国。可是左派不听。于是美国人选了愿意听的特朗普。

反思全球化就是反思中国。所以,必须遏制中国。这不是上层的意见,这是底层那些失去了工作的普通人的意见。尽管他们也在享受从中国来的廉价日用品。但是没关系,廉价日用品也可以来自孟加拉、印尼或者智利。

其二,美国梦岌岌可危了。

什么是美国梦?两件事:一,美国是全球的避难所。任何人因为任何原因(只要不是作奸犯科),都可以来美国大熔炉,追求自己的梦想。二,只要有梦想,凭借努力、美貌、才能、创意……都能够在美国实现自己的毕生所愿。

所以你看,美国梦美丽而脆弱,因为它是有条件的:国家昌盛,社会昌明。可是当贫富分化如此剧烈、上层与下层如此分割、互联网与科技如此繁荣、全球化如此肆虐、经济如此脆弱的前提下,美国梦还有可能吗?

美国梦本来是没有门槛的。《风月俏佳人》里面怎么说?《黑天鹅》里面怎么说?有野心、有手段、有梦想、有运气。可是现在是《社交网络》的时代,是《华尔街之狼》的时代,你得会写代码,或者进入华尔街,或者懂新能源新材料。

那就成了少数人的美国梦了。一个来自台山的洗衣工没有机会了,一个来自墨西哥城的汽车装配工没有机会了,一个来自加勒比海的农民没有机会了。

这是被互联网和科技劫持了的美国梦,只有5%的美国人的美国梦。梦就碎了。

普通美国人要争夺美国梦。

其三,回到马斯洛的第一层。

安全在哪里?9·11只是一个开始。美国人早就失去了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既有经济的,也有军事的,还有社会的。中下层生活的下行,恐怖主义的盛行,美国军事力量的全面后撤,这都引起了美国人的恐慌。

美国不是一个好战民族。所以每一次对外的军事行动,在国会中通过的几率都不高。但是现实主义的美国人非常清楚,只有以战止战,拥有一支全球最强大最先进的军队,才能够获得安全。美国的军事战略,从根本上说,仍然是防御性的。这一点,哪怕是历史上最好战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他发表在《外交事务季刊》上的文章中,也是一再强调的。

可是,美国的军事存在,如今四面受到挑战,在东亚、在南亚、在加勒比海、在中东。美国人的确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安全感了。

非传统安全因素出问题也就罢了,在地缘战略安全这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就已经形成了的框架,美国人都已经保不住了,他们怎么可能继续相信奥巴马-希拉里体系?

▲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图/图虫创意)

我曾经说过,美国人和中国人在世界观上惊人相似,都是彻头彻骨的现实主义者。他们不相信人性,不相信天启,不相信国家。

但是美国人和中国人在心灵上有极大的不同。经过5000年王朝洗礼的中国人,早就已经失却了童真,但美国人内心中却隐藏着极其诡异的天真和诚实。他们相信表面上看上去的一切,就代表着你内心的真实意图。

当中国人自己说是超级大国的时候,他们就这么相信;当中国的媒体对美国一篇喊打喊杀的时候,他们就这么相信;当中国的产品像潮水一样涌进美国的时候,他们感到了害怕。

这就是美国人的心理。他们既担心自己梦碎,也担心强盗。

他们必须做点什么。

精英

美国是一个建立在精英治国之上的国家。新媒体吵吵嚷嚷,民主化如火如荼,年轻人四处挑战传统权威。

大家都说很好,这才是有活力的美国。可是他们还是相信精英治国。明星八卦风行水上,并不代表他们可以允许那些新媒体上的造反派动乱国家。

所以,他们自己从来不会假装特别懂中国,因为没关系,有懂中国的精英在帮他们做政策决策。这也是代理制的一种。

这是最令人不安的现实:美国的中国专家们已经全面对中国持怀疑论了。

▲美国的汉学大家费正清(图/网络)

第二次世界大战成长起来的一批中国专家,包括费正清、菲茨杰拉德等,虽然对中国的体制颇有微词,但是基本上是持同情和友好态度的。1972年的中国破冰,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一批中国通对于中国长盛不衰的支持和热情。

克林顿体制之后成长起来的一批中国专家也是如此,他们基本上都是哈佛、耶鲁、哥伦比亚、康奈尔这些东岸常青藤学校的东亚研究所高材生,也多是费正清、魏斐德等这些亲华派的嫡传。二战之后从中国出去的一批中国知识分子,包括杨联陞、许倬云、余英时这些名家,也都执教于这些学校,培养了一批对于中国文化和历史具有高度认同感的中国研究专家。

在过去的20年中,这些专家对于中国具有深厚的情感和专注的支持。他们基本上都认同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推动中美之间更加友善的合作,甚至与右派斗争,为中国争取更大的国际空间。

然而,现在风向变了。

易明(Elizabeth Economy)是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亚洲研究室主任。她是不遗余力的亲华派。一口流利的中文,曾经无数次访问过中国,在学界、媒体界和政治圈都有着许多好朋友。她甚至无数次地谈论中国的环境问题,目标是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重视环境的恶化。

但是易明现在却忧心忡忡,她担心中国现在的局势,将会毁灭掉以往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成就,关键问题是似乎中国具有了争夺世界领导权的野心。这已经使得中美之间和平相处成为泡影。

▲哈佛大学(图/图虫创意)罗伯特·罗斯是哈佛大学毕业的军事专家,费正清的嫡传弟子之一。他一生中所秉持的观念是中国军事本身就是防御性的,长城就是这种心态的集大成者。长城战略就是中国的军事战略。因此,美国人不必担心中国成为侵略者。

罗斯在近期的文章中核心观念并没有变,他把责任放在了美国身上,认为美国给中国传递了要遏制中国的信号。但是连他也承认:中国当前的动作,已经是在亚太地区展开了与美国之间的争夺,这是双方关系的危险信号。

这样的怀疑论成为了中国研究专家圈子里的主流。那些原本的黄祸论者就不用说了(但我必须说,对于中国天生持警惕或者恐惧心态的专家,实在是非常少的,多数并非以研究中国作为主业的学者),连原本持中立态度的专家都开始普遍在质疑中国。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主页上有一个专题,是关于“中国制造 2o25”的,非常令人恐惧的标题是:《为什么每个人都讨厌中国制造 2o25?》。一个严重依赖出口贸易、技术能力严重依赖别国、并且国内的经济增长有庞大的比例是依靠别国市场的国家,宣称要成为制造业的领导者,这件事情,总是令人惶惑的。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页上关于“中国制造2o25”的文章

从精英的层面,他们曾经支持中国的原因,是因为中国要与世界和平相处,以全球化作为进步的平台,并且持续地开放,持续地改革,与世界的普遍市场规则和价值观接轨,加上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和景仰,使他们成为了中国的拥趸。但是如果他们认为中国露出了獠牙,要成为他们国家的竞争者,甚至要成为世界的领袖,以超级大国自居,那么那个古老的问题就来了:

美国和中国在贸易问题上开打,你站在哪一边? 你能站在哪一边?

政局

特朗普是华盛顿的局外人。

所有的人都知道特朗普在华盛顿没有朋友。他是完全来自于商界的搅局者。这种情况其实在美国并不多见。

从里根开始到现在几乎所有的美国总统,都是建制派的。所谓建制派,就是认同党派的基本观念,并且在党派内作为某个领域、专业或地域的干部,进行过长期的训练。

所以谁是局内人?布什,戈尔,希拉里。

所有的建制派,无论是哪个党的,相互之间是有很多的渠道的,并且许多事情都是点到即止,留有余地。在面对选民的时候说一套,实际上台底交易多得很。大选的时候你死我活,大选之后就是觥筹交错。

▲代表民主党的希拉里和代表共和党的特朗普在美国总统选举中交手,结果特朗普笑到了最后(图/图虫创意)

这和中美贸易摩擦有关系?

其实两党对于中国的忧虑和恐惧早就有了,并且早就形成共识。在农产品补贴问题上、在中国的政治风向上、在网络黑客问题上,两党之间的对华政策上,差异已经微乎其微。事实上,从2016年开始,针对中国问题的处理上,两党的鹰派都已经崛起了。这不是秘密,查查美国国会这两年的对华法案,就一目了然。

但是建制派,也就是那些局内人不敢做大动作,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美之间的贸易规模如此之大,经济互通格局如此之深,产业链绞杂如此之复杂,贸易纷争真要全面开打,对于美国到底是福是祸,谁也无法逆料,哪个党派出来挑这个大梁,干得好当然皆大欢喜,干不好就是满盘皆输。四年的总统大选是个硬指标,这么大的锅,哪个党的建制派都不敢扛。

特朗普这个泥鳅进来,诉诸的不是建制派,而是直接诉诸底层,把水直接搅浑。共和党建制派都反对特朗普,但没用,底层把特朗普拱上去了。

这一下两党的建制派都松了一口大气。这个锅谁都不用背了。特朗普干完总统就回去做生意,但建制派还要在这口大染缸里面混。怼中国这件事情,最好有个外部力量进来,那么两党形成的共识就有一个出口,大家都可以放手做。局外人做垮了,干一届滚蛋,所有黑锅都是他的;干好了,所有的建制派都是支持者,各自捞到政治资本。

这是美国政治的黑暗面?NO,这是美国政治的智慧之处。建制派守的是政治传统,保证整个美国政局不翻车,无论社会怎么激进,建制派始终按部就班;但是,革命性的力量总是从外部来,只要有足够多的政治支持(选民、院外游说力量、社团、小党派),那么建制派就会按照选民的意愿走。

▲2017年2月28日,特朗普在美国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讲(图/图虫创意)

对华贸易摩擦的发生就是如此,两党已经在遏制中国上形成了共识,但是建制派不能动手;于是院外游说力量,包括汽车制造业、能源产业、农业、军部,全都有大量的游说力量在杯葛中国,过去几年的遏制对华法案,从反倾销、农业贸易、知识产权、网络黑客、技术外流,早就已经汗牛充栋,基本上都是一击即中;当这些政治力量累积到了一个临界点,特朗普上台所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把这些积累的能量释放出来而已。

所以,根本就不是特朗普铁了心要做这个事情,是整个政局的力量要做这件事情。以特朗普那种cocky(狂妄)的性格,不是他干的,也要说成是他干的,更何况他要添油加醋把自己的强硬展现出来,因此,给外人的印象,就是特朗普非得要和中国在贸易问题上打一场战争。

事实上,特朗普在贸易摩擦的问题上,给国会提交的那些法案中,哪一个受到了阻滞?全都是高票通过。那些号称对中国友好的民主党议员,都去哪儿了呢?他们只不过仍然维持着建制派的矜持,要给美国未来和中国重启谈判的时候,留一条绿色通道。

不是特朗普要打这场仗,是美国的中下层民众,是整个精英阶层,是整个民主党共和党的政局,要打这场仗。特朗普是一个演员,他忠诚地,甚至夸张地演出了一场《单刀会》。

那么,这场贸易间的互怼真的有必要吗?真的要持续打下去吗?

这个不是这篇文章要解决的问题。但是,2001年中国入世的时候,曾经有过一句话:越让步,越进步。

今天,还是对的。

链接:凯迪社区东方头条

2018年8月12日

 

点击量: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