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苦难婚姻摧残的身心 | 十年前的离婚诉状

2018年11月3日,法律读库。

撰文/曹春蕾 山东省威海市人民检察院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虽然时隔久远,依然记忆犹新。每每看到女性被苦难婚姻摧残身心的案例时,我便会想起那个在法律正义的边缘擦身而过的女人,那个在农村底层挣扎、自强自立却一次又一次被现实捺倒在地的女人。

家暴、嫖娼、贫困,她陷入人生的地狱

23岁那年,美丽经人介绍和同村的运波结婚了。新婚头一年,生活还算幸福。运波的家庭不富裕,分家的时候只得了很少的吃用,美丽并没有抱怨。揭不开锅时,娘家就成了美丽生活保障的依靠,缺啥少啥就回娘家拿。

随着女儿的出生,平静的生活结束了。农村重儿轻女,婆婆把不满意全部撒在美丽身上,在女儿出生的第九天,运波受婆婆唆使回家动手打了美丽。从此,美丽婚姻的恶梦开始了。

运波天性不安分,经常晚归,美丽起初并不相信村里的风言风语。直到女儿五个月大时,美丽亲眼看到运波深夜骑着摩托车送村边饭店的服务员回去。那时路边店的服务员差不多都兼职“小姐”,有钱就挣。

第二天,美丽找到服务员对质,两人丝毫不觉得丢人,主动交待多次鬼混的地点和场所。打这次被抓现形后,运波一发不可收拾,整天骑着摩托车到处游荡找乐,时常彻夜不归。

运波是个游手好闲的主,不种庄稼不打工,平时就和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在集市上混,以三张牌、摇酒盅设局骗下赌供养自己嫖娼。家里家外全是美丽一个人抗着,孩子小时不会走路,美丽就用小铁车推着孩子,到地里去拔草、种地。

对于妻子的隐忍和付出,运波认为理所应当,心情不好、不顺心就回家殴打妻子和幼小的女儿,他不允许美丽到邻居家串门,也不允许邻居到家,美丽几乎没有人身自由。

在女儿五岁之前,美丽在拳打脚踢下度过。为了结束无望的生活,她曾吃过安眠药,也用绳子上过吊,还被运波和婆婆联手掐得昏死过一次。

美丽两次提出过离婚,运波死活不同意,说想离婚就弄死美丽全家。考虑到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美丽忍气吞声,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

她勇敢闯出一片天,生活却无改观

因为家庭的原因,女儿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别的小朋友上幼儿园的时候都带着好吃的,女儿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女儿回家告诉妈妈,幼儿园小朋友嘲笑她是“赌钱鬼”的女儿,美丽忍不住抱着女儿痛哭,她不再抱有幻想,决定自己挣钱养活女儿。

美丽用父母的名义办理租房贷款,从村委租下商业街的平房开批发部。两万贷款发下来的当天晚上,运波就摞下话:“我不会做生意,如果赔了你一个人还”。美丽说:“行,只要你不扯我的后腿就行,我自己还。”

就这样美丽批发部顺利开张了,美丽对待顾客真诚热情,用诚信来经营,批发部生意越做越红火。

美丽批发部的招牌越来越响,运波的嫖娼行为也臭名远扬,他拿着妻子挣的钱出去找小姐,开始是天天到周围路边店玩,后来干脆以每年两万元的价格长年包养一个小姐。对此,美丽毫无办法。

1999年,听说土地国家再不允许征用,聪慧的美丽赶紧到村委会,找书记征了1.17亩非耕地土地,于当年的十月份开始建养猪场。

2000年五月份,养猪场全面建成,在建设养猪场的同时,李运波依然吃喝嫖娼作乐,他曾一连五个晚上开车去村边的饭店玩,被公路管理处和派出所抓获多次。美丽只能半夜带着罚金去派出所领人,别提有多丢人。

生活就是这样无情,美丽拼命挣钱,运波拼命挥霍,批发部的资金被运波花得周转不开,运波便私自将老房子以九千元的价格贱卖,一分钱也没给美丽。

为了女儿,为了批发部,为了这个一点爱都没有的家,美丽白天笑脸接待顾客,晚上还要面对恶煞般的运波。运波对妻子女儿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他经常借酒撒泼:“你等着,看哪天我整死你!”害怕运波伤及无辜的父母,每一天美丽都过得胆颤心惊。

美丽的父母在批发部干了十年活,没要过工资,运波从批发部往外偷拿东西送给相好的小姐,被父母看见了,运波便直接将父母撵走。

运波为了堵住美丽的嘴,前后两次把隔壁村开商店的赵经理骗到批发部里,然后再把门反锁,把美丽“送给”赵经理,美丽不从。运波见阴谋不成,便开始逼赵经理说瞎话,以各种手段折磨赵经理,散布赵经理与美丽关系暧昧的谣言。

运波私藏了一杆猎枪,经常拿出来抵住美丽的太阳穴,威胁她:“不听话,就用枪喷死你,喷死你全家!”这让弱小的美丽非常恐惧害怕,不知道哪天就会杀了她,她保护不了自己,保护不了女儿,更保护不了年迈的父母。

心中永怀愧疚,她无力为女儿撑起晴天

到了2005年,美丽心力疲惫,她一直努力想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却怎样都挽回不了运波的花心。

运波嫖娼在当地镇上是出了名的大方,经常打出租车去,有时还让出租车在外面等,而且从不计较出租费。批发部的重活他一概不沾手,缷货时称病,营业时也不见人影。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运波对待女儿经常是拳打脚踢,无故谩骂,致使女儿性格越发内向,在家敢大声说话。

女儿也想保护美丽,劝过运波几次,根本没用。有次女儿坐着运波的车出门,运波居然动起了歪心思:“闺女,你也十五六岁了,等哪天给你找个人,能挣大钱。”女儿知道这话里的意思,回家痛哭不止。

女儿思想压力大,无心学习,中考落榜了,没能考上高中,美丽联系了职业学院让女儿继续上学。

懂事的女儿说:“妈,你跟我走吧,我走了以后谁保护你,说不定那天他就……”就这样,美丽把家里存折上仅有的1.6万元的存款提出来,娘俩于2005年8月一天凌晨离开了批发部,美丽以送女儿上学的名义逃出了运波的魔掌。

逃出来以后,8月30日美丽到法院起诉离婚。

开庭那天,运波看见美丽便说要杀了她。在法庭上运波瞎话连篇,当时美丽只想着离婚,运波提出的要求她都答应。就这样,美丽苦心经营的批发部全部落在运波的手里。

法院虽然判决八间房屋、八间猪圈两人平分,但运波将大门锁上,美丽进不了家,只能过着流浪的生活,在姐姐和父母家轮换着住。

2006年5月,美丽再次起诉。运波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把批发部抵给别人,换回十几万元,到处打点关系。过了三年,法院下达了判决书,把八间房屋判给运波,仅把八间猪圈判给美丽。

不屈服的美丽向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之后经过复杂的庭审程序,维持了一审判决。

尾记

美丽和女儿开启了新的生活,慢慢地把这几年欠下的债务偿还了,过上了相对舒心的生活。

听说,运波在前年某个寒冬的夜里,醉酒冻死在路边。

链接:微信传送门

2018年11月3日

 

点击量:7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