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教师凌辱小学生起风波:家长称教师收礼成风

财新网2018年11月3日,

哈尔滨,一名一年级小学生刚入学后不断遭遇班主任老师的暴力责罚和侮辱,原本阳光、天真的女生逐渐出现了自我贬低、厌学、焦虑等情绪危机,家长了解真相后发出公开信质问有关机构,此事引发轩然大波。

教鞭殴打、胶带封嘴、当众喊“滚”……在哈尔滨,一名一年级小学生刚入学后不断遭遇班主任老师的暴力责罚和侮辱,原本阳光、天真的女生逐渐出现了自我贬低、厌学、焦虑等情绪危机,家长了解真相后发出公开信质问有关机构,此事引发轩然大波。据财新记者了解,目前对有关教师和校方领导已作出处罚,但身为教师究竟为何这样欺凌学生?当地教育部门并未作出进一步解释,而家长群体则纷纷指控这与哈尔滨教师收受家长礼物的普遍风气有关。

虐待学生的矛盾是在11月2日曝光的。当天,一篇名为《给哈尔滨继红小学领导的公开信》的文章在网络上传播。写信的学生家长反映,哈尔滨市继红小学校哈西一校区一年级26班班主任教师季玉秀对学生存在辱骂、体罚和变相体罚行为,导致学生出现了厌学、拒绝上学的状况。文章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事发后,继红小学校方和南岗区区委、区政府相继做出回应。校方向家长致歉,称将辞退该教师,强化师德建设。区委、区政府次日凌晨发布通告,决定继红小学校校长宋春生降为副校长,继红小学校副校长潘红梅降为主任,同时免去主任张海宁的职务。

此事官方处理告一段落,然而家长公开信中有关小学送礼、体罚等现象是否普遍,根源何在,仍有待深入调查。对于小学班主任欺凌学生的原因,学生家长猜测,或许和自己没有给老师送礼有关。一些家长反映,近年来,送礼已成为哈尔滨中小学公开的秘密,小部分老师甚至会依据家长礼金多少决定对学生的态度。继红小学事件后,11月3日,又一篇哈尔滨家长公开信在网上爆出,将矛头直指铁岭小学某教师的收礼乱象。

教师给学生定四宗罪,要求其滚出班级

今年9月,哈尔滨家长陈某和高某的女儿入读哈尔滨继红小学校哈西一校区一年级。但在入学两个月后,他们发现原本活泼自信的孩子开始抗拒上学。女儿反复说自己笨、学习不好,同时频繁出现情绪不稳的状况,表现得易怒、爱哭、易受惊。

察觉到异常的家长开始与女儿、女儿同班同学沟通。他们震惊地了解到,因为“顽皮”,自己的女儿被班主任季某用教鞭殴打,用胶带封嘴,在教室、走廊甚至副校长办公室多处罚站,同时多次受到言语辱骂。该教师当众指责女儿“是班里最烦人的小孩”,要求其“背着书包滚出这个班级”。

11月1日,也就是这封信发表的前一天,班主任季某给家长的女儿定了“四宗罪”:上课画画、书桌堂有废纸,排队与小朋友说话,走路时碰撞了前面的学生。当孩子解释碰撞他人“不是故意的”时,该教师怒骂“如果我不小心把你脑袋拧掉了,道歉能行吗?”当晚,季某还向家人打电话声讨其女儿的不当言行。

面对女儿受到的殴打、花式罚站、羞辱和孤立,家长在11月2日凌晨写下了《给哈尔滨继红小学领导的公开信》。家长认为,班主任季某的行为已经严重背离教师的操守,不适合从事教育工作。公开信要求继红小学校领导更换26班班主任,或将女儿调班,并保证女儿和其他学生不再受到教师欺凌。

一位与家长有直接沟通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家长保存了该老师辱骂、体罚学生的录音,可证明其公开信中的相关指控属实。

  教师辞退,正副校长降职

11月2日下午,哈尔滨市继红小学发布处理意见,称该教师系2018年9月学校新招聘的教师,处于试用期。经调查,该教师在教育教学工作中确实存在违背师风师德的问题。学校将向家长道歉,强化师德建设,并即日起辞退该教师。

11月3日凌晨,哈尔滨南岗区委、区政府发布《关于继红小学校哈西一校区教师违反师德师风问题的处理决定》通报。

通报称,将对南岗区政府副区长褚先顺同志提醒谈话;对南岗区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丁召民同志批评教育;对南岗区教育局副局长陶志敏同志诫勉谈话;将继红小学校校长宋春生同志降为副校长;将继红小学校副校长潘红梅同志降为主任;免去张海宁同志继红小学校主任职务;给予继红小学校哈西一校区一年二十六班班主任教师季玉秀辞退处理。

政府连夜开会,正副校长降级,涉事教师辞退,此事处理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可谓少见。哈尔滨继红小学校长宋春生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家长反映的情况部分属实,自己将服从上级的处理决定。

前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本次事件的处罚力度已超出家长预料。“他们原本是希望将老师调换到行政岗等非教学性质的岗位,但没想到学校和政府迅速辞退了老师。”

  送礼成小学风气?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封公开信的末尾,家长猜测自己的孩子遭受不公正对待或与没给老师送钱相关。“也有其他家长悄悄告诉我,要给老师送钱”,在家长看来,尽管该教师并未直接表达过礼金或礼品需求,但辱骂、殴打学生等不当行为,或许是一种变相的信号。

不过,家长的猜测目前并无确凿证据。目前官方并未给出有关该老师不当行为原因的陈述,其真实缘由有待进一步了解。然而,在继红小学事件处理基本告一段落之时,又一封给哈尔滨铁岭小学的家长公开信在网上爆出,将矛头再度指向小学的送礼乱象。

该铁岭小学家长表示,为了让老师对孩子好一点,自己不得不一再送礼:这次给完了,下次还得接着给,“不给钱,孩子就会得到批评”。而家长日常若有求于老师,比如让孩子换座、参加活动,动辄1000元起步。

两封公开信均涉及送礼,让人不由得深思,莫非送礼已成为如今小学的普遍风气?且继红小学、铁岭小学均为哈尔滨的知名小学,莫非名校也难逃送礼之风浸染?

2018年1月,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委、教育局发布通报,称查处了7起中小学教师收受礼品礼金的违规事件。其中,呼兰区幸福小学一教师因收受学生家长礼品礼金折合人民币1550元,被调离班主任岗位,责令退还礼品礼金,该校校领导同时受到警告处分。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家长“送礼”现象在哈尔滨的小学校早已是公开的秘密。“隐蔽一点的,会将钱夹在书里,或者买电话充值卡,把密码发给老师。夸张的,还有送貂皮的,有些老师千元都嫌少。”

一位哈尔滨的家长向记者透露,“在哈尔滨,基本上越是好学校,老师收礼越厉害。”她回忆,十年前,自己孩子上初中时,若逢年过节不送礼,孩子会受到老师“浅暴力”对待。“肯定也会有好老师不收,但收礼的老师确实非常多。”

但也有家长“鸣不平”。哈尔滨家长吴某的女儿在铁岭小学读二年级,据他反映,女儿的成绩在班上处于中等,自己从未给老师送过礼,但老师并未对女儿区别相待。

家长吴某表示,所谓“越是名校送礼越厉害”,不能全然归结到师风师德败坏上。“也有很多家长主动送的。大家千辛万苦把孩子送进了名校,都生怕孩子吃一点亏。”在他看来,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你听过哪所差学校家长给老师送礼吗?这也是家长争资源、争机会的结果。”

 

 

链接:财新网轩卓财富 

2018年11月3日

 

点击量: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