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不断爆雷、农商行坏账激增,2018年的这波违约风暴到底有多强?

2018-07-18 ,澎湃新闻,

风起于青萍之末。近一两个月来,P2P网贷平台不断爆雷,同时亦有多家农村商业银行爆出坏账率激增问题。两件看起来没有多少关联的风险事件,是否会成为一场更大规模风险到来的前兆?

相关数据显示,从6月1日到7月12日的短短42天内,全国共有108家P2P平台“爆雷”。7月12日至今的6天时间里,也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平台倒下。同时,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农商银行被曝光出现不良贷款率激增的情况,其中河南修武农商行2017年末的坏账率高达20.74%。

修武农村商业银行

这或许与去年开启的新一轮去杠杆有关。去杠杆带来的收缩效应让金融领域最脆弱的P2P平台和农商银行最先感受到了“寒意”。

“去杠杆总是先从边缘开始。”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讲师钟辉勇认为,“而且现在显现的风险也才刚刚开始”。

更重要的问题或许是,边缘爆破之后,核心金融领域能否安然无恙?

P2P爆雷实际上并非新闻,只是这一波势头来得猛了一些,一些知名P2P平台也在这一波爆雷潮中倒下。

“有一些人借钱的时候就并不想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郭峰指出,P2P平台上的借贷是高风险借贷,具有很强的投机性。

一位金融从业人士也告诉澎湃新闻,在借款利率高于某一个水平的时候,就都是收不回来的高风险,大部分P2P的借款利率水平位于收不回的高风险区域。

投机心理伴随着P2P平台本身的高风险性,似乎决定了它的“自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中国目前大概有2000多家P2P平台,但中金公司研报预测,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可能也就200家。

而另一边,农商行自身的疮疤也在严监管和去杠杆的强光照射下暴露出来。

坏账率飙升只是疮疤之一,其背后的缘由却埋藏已久。贵阳农商行最新的信用评级报告就指出,该行还存在前期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以及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

一位从事农商行领域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与农商行此前的改制有关。许多农商行是由农村信用合作社改制而来,改制对信用社规模有要求,于是在这一过程中就出现了“重规模,轻管理”的粗放发展情况。

上述业内人士还指出了另一个原因,一些企业本身就是农商行股东,为了扩展自身企业规模,通过股权质押获得资金再作投资,在经济紧缩的情况下,资金无法收回,“就像一个泡沫,自己把自己挤出来了”。

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国发〔2003〕15号)及银监会相关文件,农信社改制为农商行需要满足一定条件,包括资本充足率、拨备率、不良率以及股权结构等要求,本意在提高其内部控制和防范风险能力。但尽管如此,坏账的隐患依然存在,截至2017年末,农商行不良率上升到3.16%,在各类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属于最高的水平。

虽然大部分分析人士认为,诸如河南修武农商行超过20%的不良贷款率是个别现象,但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认为,银行坏账率应该比目前发布的数据普遍要高,接下来还会有一个风险释放的过程。

在去杠杆和从严的监管环境下,这种风险释放既表现为银行系统暴露的坏账越来越多,也会表现为更多P2P平台的崩盘。

“农商行与P2P,并不是因为当前的政策,它们才出问题,而是它们本身就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现在的环境中凸显出来了。”刘胜军说,“比如P2P之前缺乏监管,就处于裸奔状态,现在被暴露了。”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暴露的问题现象与宏观经济的关系当然有,但主要还是企业自身出了问题。“这个原理很简单,就是资产端与负债端,政策一收紧,负债无法覆盖资本,就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同时,管清友认为,目前风险释放正在进行中,并且会继续,也会扩大,但不会有系统性风险,比如农商行,部分地方政府可能会有相关调整,比如补充资本金,但整体看来“大结构不会出太大问题”。

7月9日,央行表示要“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这一年应该就是P2P的死亡期,之后平台整体数量就会降到一个正常的水平。”刘胜军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郭峰也认为,监管层一直要求P2P必须降低规模,P2P平台应该会继续退出,这些还是受到国家政策影响的。

链接:澎湃新闻
2018年7月18日

点击量: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